巴啦啦

A3沼 每天狂哭

我哭成猪头

饿得要昏迷了
我好想吃摄兵abo

【涉北】小丑和星星的奇幻之旅

*本来是给三月sato的g文 但是她后来咕咕咕了

*ooc严重 cp滤镜严重 全篇胡扯 ss剧情原话有








晚风拂过发丝,夜色逐渐降临,沙滩上的人少了。海滩变得安静,浪的声音愈加清晰,远处亮起了灯。

日日树的步伐突然停了,人字拖踩在木板上的哒哒声随之而止。冰鹰北斗疑惑地抬头,此前他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红豆冰棒上。




“北斗君,我要讲一个故事。”


在黄色且明亮的小吊灯下青年转过身,辫子在出旅馆前才被草草扎起,发尾还带着水汽。冰鹰北斗注视着他套着花衬衫的部长,但是并没有等到下文,于是他点点头又很快就将视线移向那人身后的长廊,直到远处的拐弯口彻底消失在了岩石之后才又将视线移回来。

这是一个木质的长廊,几乎贯穿了整个海滩,从海滩的东边一直弯弯绕绕地连到最西边。白天有很多旅客会在这里整理东西,到了晚上则会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在这里散步,不过大部分情侣走着走着就会离开长廊,去找一个更为安静的地方。所以这长廊上反而只剩下他两人,尽管亮着灯,也有些冷清。

日日树清了清嗓子,他平时说话的语气总带着一股过分的夸张,很难给人严肃正经的感觉。但今天他难得地认真了起来,和着远处温柔的浪花声听起来像是在给小孩子讲睡前故事,他忽然又想起夏日的夜晚,他躺在院子里数星星,奶奶拿着扇子给他讲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飘在天上的小丑,他在地上捡到了一颗星星。”



冰鹰北斗皱了皱眉,这真是相当糟糕的开场白,让听者完全摸不着头脑,与其说小丑在天上飘不如说星星才是本该待在夜空中的东西吧。为什么小丑会飞,还会在地上捡到星星,星星本身就是宇宙中的星体。这逻辑根本就完全不通顺。
冰鹰北斗下意识地想要辩驳,但出乎意料地看见变态假面认真的神情,他似乎是在回忆什么,然后才娓娓道来。

于是他改变了主意,他想在友也来找他们之前就姑且听听变态假面的故事吧。




【1】

「小丑先生第一次见到星星的时候,星星是黯淡无光的,他半个角埋在土里,挖出来也是灰仆仆地。小丑先生很疑惑,他想这颗星星明明应该是最明亮的,为什么反而是灰尘仆仆地呢?」



冰鹰北斗入部的经历相当狼狈,可以算得上他梦之咲最不愿回忆的前三以及高中最错误决定的第一。

母亲特意为自己扎了个小麻花辫,起初他还疑惑,但直到见到日日树本人之后他似乎有有一些明白。要让他回忆见到日日树部长的第一面,那么那个日日树是神采飞扬的,在看到自己的辫子的时候眼里似乎闪过了光。但聊了几句,光暗下去了,冰鹰北斗虽然不明原因可心里没来由地有些失落,尽管是才刚刚见面的人,他也不想在那个人眼里看到希望落空的感情。

但是他已经在很多人的眼里看过这样的眼神了,也许刚开始是有些惊艳的,但当他被提到是冰鹰家的孩子时,那些目光变得理所当然,甚至之后还会变得有些不满,像是明明是冰鹰家的孩子却只能做到这样的感觉。

但那时的日日树眼里的情感还要更复杂一些,他不关心这个孩子是不是冰鹰家的,只是在想那个少年耳边的麻花辫,有没有可能是想要模仿他的小追随者。



答案很快就被否定,并且他敢打赌这位“小追随者”连他的一部剧没看过,要不然他的演技这么会差成这样,(虽然看他的剧和演技并没有必然的联系)甚至不能用演技来形容他的表演,似乎连台词也非常成问题。


在听到冰鹰这个姓本来还抱有着期待,不过在少年拿起台词本的时候已经基本上破灭。



在演剧方面是非常非常新的小菜鸟——是真实的,刚刚出生地,在巢里嗷嗷待哺的幼鸟。

他不是对没有基础的孩子感到厌烦,而是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孩子了,他有耐心手把手地教他们。但他们通常只会短暂地坚持一会儿就跑走了,独留他一个人站在原地,飘在空中发呆。

即便碰上有天赋有基础的孩子,也常常带不了很久,也许只会比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稍稍长那么一会,但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似乎是认清了距离,渐渐又离开。



离别是很痛苦的事情,即便很短暂地建立了关系,但忘却却几乎要用建立关系的双倍时间才能做到,对于日日树涉来说即便是最微小的关系也是如此。

所以他看见冰鹰北斗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因为那个孩子,也很可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在短暂地相处后渐行渐远。



「小丑先生本想放下那颗星星离开,继续自己一个人的旅行,结果那颗星星抖抖自己的灰尘,摇摇晃晃地跟了上来。」



叫冰鹰北斗的孩子出乎意料地认真,连入部申请书都不知道递过多少封了,每一封入部申请不管他看没看都写得很认真,从戏剧到偶像今后的发展以及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的计划写了起码有三页纸,每天没事就蹲在演剧部守着他来签字。

「那小星星总是低低地绕着他转,有的时候差点把他绊倒。于是他躲着小星星,总绕着一些有灌木和森林的地方飞,想把小星星甩开。」

日日树也被搞得没办法,他只能减少出现在演剧部的次数,本身在校园里就很少现身的他这次直接没了影。但他也不能不会演剧部,每次一拉开门的时候,灯都是亮着的,都有一个人在那里等他。虽然少年只是出于想要入部,但久而久之日日树也被这种情绪感染了,谁会不喜欢那种感觉呢?在某一天再打开冷清的屋子的时候,屋子开了灯,房间里还坐着人,那人还会傻乎乎地念台词。



虽然不是很恰当,但有那么一点点回家的感觉。

于是他终于答应了,并自己认栽,他想就同意这个孩子吧,也许也呆不久,不过呆一天算一天。

「那天小丑先生终于觉得自己甩掉了小星星,但当不经意间又转到那个碰见小星星的坑时,小星星又粘了回来,它原来一直在那个坑边等自己。于是小丑先生没办法了,他长叹一口气,终于默许了小星星。因为他想小星星肯定只是搞错了飞行的方法。」



【2】

从那地狱般的舞台上下来之后,冰鹰北斗请日日树吃了蛋糕。

那已经是快晚上九点之后的事了,来看演出的人早就走得差不多了,这场演出的主角也早已退场,而他做为反派差不多是应该永远地躺在舞台上,直到化为风沙消失地。



但是另一个反派,曲棍球面具君,是个很不解风情的人,即便今天也是如此。

剧场里只剩他们两个人,虽然是件很没有风度的事,但他躺在满是飘带和花瓣的舞台上并不想起来,一下也好,他干脆就永远不要起来就好了。

面具也不要摘下了,难得做为反派悲伤而死的日日树君的故事终于要落下帷幕了,这个世界将只剩下爱和正义,为此而欢呼吧。

结果,身旁的冰鹰北斗部员并没有被反派日日树悲伤的气氛所感染。他很普通地摘下面具,并朝躺在地下的自己伸出手,说着,“日日树部长,再不走的话会影响舞台的打扫的。”



胳膊能挡住刺眼的灯光,却无法挡住伸来的那只手。



北斗君真是狡猾啊,他想。

——嘴角却是掩不住地温柔笑意。





在孤独又漫长的时光里,他常常分不清舞台和现实,哪里是梦哪里又是真实的理想,他也已经分不清了。

但是那只手朝他伸了出来,带着和他同样的手套,袖口绣着白色的花边。

他迟疑了两三秒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很大的决心,终于拉起那只手坐起来,直视着他今晚唯一的同伴说道,

“北斗君,你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像我这样,把两者混为一谈。”他斟酌了一会又补充道,“很危险的。”

结果少年只是投来莫名奇妙的眼光。





冷酷无情的曲棍球假面君把悲伤的反派日日树从幻想的国度里解救出来,还请他吃学校对面的小蛋糕。

“奶奶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吃点甜的东西,”坐在对面的少年有些窘迫地撇开了脸,“但是今天带着的金平糖刚好吃完了,所以就尝尝这家蛋糕吧。”

日日树对蛋糕说不上喜欢或讨厌,他唯一的部员似乎也比较倾向与粗点心一类的零食。但是当柔软的奶油融化在口中的时候,压抑的心情确实被缓解了,玻璃窗外是行色匆匆的路人,桌旁是一对小情侣,抬头还有自己的一根筋后辈。

这次他真实地坐在了人群中央,不是舞台上站在很高的位置俯视,是老老实实地坐在人群之间,听他们讲话聊天,说说笑笑,很真实地活着。







是和舞台上,幻想王国不一样的,一直向往的,糟糕却也很棒的真实世界。


在玻璃上呼气的话就会留下白雾,即便很短暂也是存在过的印记。







「深陷泥潭的小丑终于从天空中落下了,他本想停滞不前,但一直跟随自己的那颗星星却示意自己向前,在没发现的时候,那颗星星似乎也变得闪耀了起来。」

日后听北斗说起那天是自己的革命的初衷时,他忽然就笑了。

曲棍球假面具君当然不是曲棍球杆一样的木头,理所当然地有着快乐和愤怒,本来那天只是想让那孩子能试着体验一下被推入谷底的绝望感,毕竟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结果那孩子意外地坚强甚至还燃起了莫名的斗志。



日日树摇了摇头,“我的梦想,早已在那时就已经实现了。”

终于有势均力敌的对手,也不再是孤身一人的奋战,精彩而又充满梦想的对决,除了立场以外一切都像是少年漫的高潮。




我很满意这个剧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感到惊喜。




“所以,我没有什么复仇的理由。”


——落幕之后还吃了很甜很甜的小蛋糕,终于偶尔有那么一次安心地降落到了人群。




“是你想太多了,北斗君。”

——这是多亏了你,而书写成的反派日日树涉最好的结局。



「遇到小星星之后,小丑先生多了些以前从没有过的新奇体验。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是多彩的。」



【3】

日日树其实是个非常念旧的人,部室里各种柜子里常常堆满了他七七八八的收藏,他会把用过的所有小道具分门别类的放好。




“于是我就想,未来的日子里可能要节省资源,重复利用已有的东西,所以为了有朝一日能再次使用它,我就将它留下来了。”

任何一件物品在经过人之手后就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就算是一张白纸背后也可能蕴藏着一段故事。


“衣服,小道具,大道具……所有的一切我都用的很是小心,为的就是一直用下去。”

名为日日树的人生被分散在这些琐碎而细小的东西上,似乎好好保存的不仅是那样物品,还有所有的回忆。
就算不会再使用,也许只是拿出来看看,熟悉的感觉又会涌上心头,尽管是模糊的,但那样的记忆反而更加深刻。

就像沙发里笔挺的背影和那时伸过来的手一样。


他一直把曲棍球假面君的面具放在柜子的最上方,和宗做的五奇人的配套服装放在一起,那是一整个旧时光的日日树涉。

但在那天他还是把他还给了他的原本的主人。



原因也并非是他口中的这是为你而存在的面具,所以和我的面具放在一起的话怎么看都会显得不协调。


本身就是一整套的面具,从他们诞生于世开始就从未显过不协调,不过是出于私心而已。

想着我看到这个面具的时候会想起你,所以我也希望在你拿起这个面具的时候也能想起我。

尽管是短暂又不美好的糟糕体验,但也是属于冰鹰北斗和日日树涉共同的回忆。


在面对那样广阔的舞台之前没有什么正式的礼物可以送给你了,就只好先用这个面具做为替代。

“有朝一日再见吧。”


心口的愤怒和不甘的情绪终于随着时间平息之后,潜藏在最深处的浓重的爱才会被发觉。

能与全世界为敌却也笑得出来的怪人并非是因为他拥有着多么精妙的面具,只是因为他的心底一直充满着爱和期翼。


“……【SS】要加油哦。”




【4】

「小丑先生和小星星终于迎来了分别,如今的小星星也能独当一面了,是在夜空中一眼就能被人看见的明星,小丑先生也飞走了,他要飘向更远的路了。」

ss之后,很快就迎来了新的一年的毕业典礼。


日日树在毕业典礼上消失了,在接受后辈赠花之前,突然就消失了。似乎是很有日日树风格的行动,但这次意外地比以往更加孩子气一些。


日日树部长即便到了最后一天也依旧是令人头疼的变态假面,北斗和友也两个人找了整个下午,也没在校园里发现那个家伙的踪影。在走出校门之前,他想起演剧部的门还没有锁,以前都是日日树负责的,现在部长毕业了也不知道锁门的事怎么办。

想了想他还是又绕回了演剧部,因为前一段时间忙公演后面就连着毕业典礼,演剧部都没怎么打理,一直乱成一团,本来打算今天下午抽空去整理,结果时间全花在了找日日树部长上。



冰鹰北斗到的时候,演剧部还亮着灯。

之前茶几上堆满各种各样的东西,摊着的剧本,散乱的海报,未完成的道具。

但是现在茶几被擦得一尘不染,桌面亮的反光。空荡荡的桌面只留下一张卡纸,卡纸旁躺着一支孤零零的玫瑰。连原来沙发上随意丢着的戏服也被一件一件挂在了衣柜里,书柜里的剧本和资料被码得整整齐齐。平时总在外面放着的餐盘和杯具,如今也一并被收回了高处的储藏柜里。曾经挂满日日树恶趣味面具的墙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空荡荡的。


冰鹰北斗走进这个他呆了两年的部室,头一次感到有些陌生,日日树存在的气息似乎被刻意收敛了,仿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房间。


他翻过桌上的卡片,卡纸用金色的彩笔写着To北斗君,结果北斗君又被两笔随意地划掉改成了冰鹰部长,浮夸的花体字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左下角没有签名,只有一个画得很丑的长辫子小人在笑。



日日树涉似乎在和冰鹰北斗的告别上很笨拙,当然冰鹰北斗也一样,在抱着捧花的时候少年已经紧张的不能自已,结果上台了日日树部长消失了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



——就好像如果不说再见的话,这样的日子就会一直进行下去,即便不在现实中,在偶尔发呆的脑海里也会出现还有着日日树的演剧部日常。





卡纸的下面还有一把钥匙,他不陌生,那是演剧部的钥匙。他握着的钥匙的时候似乎感受到了暖意,他从包里掏出了另一把钥匙,明明有着钥匙环上面却只挂着一把钥匙,那是奶奶家的钥匙。

现在钥匙环上会有两把钥匙了,因为他把演剧部的钥匙也和奶奶家的门钥匙挂在一起了。



在暂时没法碰面的未来,就以这样的方式先走下去吧。等到了要把钥匙转交给友也的那天就是快要碰面的日子了吧。即便嘴上说着最好不要再和部长扯上关系,其实心里也暗暗期待着。



「但他们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也许是在天空,是在初遇的地面,或者更遥远的宇宙里。」







——END——



我笑疯掉 万里和十座灵魂互换
操 好想看

噗浪真是救我狗命
忍不住偷偷去看了翻译 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是宝宝吧???!!

摄兵真好 我又过上了剧情里扣扣糖的日子
每天睁眼吸一口 睡前吸一口 有空就吸一口
再吸吸看不懂的粮过过脑瘾
今天发现了一位台湾太太 看到中文的那一刻我眼泪落下来

我好爱摄兵的相处模式 好可爱哦
明明是幼儿园小朋友吵架看起来就像谈恋爱 认真起来的时候苏力爆表 又宠得不行 恰到好处的口是心非和直球暴击 妙啊

谈恋爱就会变成小孩子叭

天造地设的一对 真的很希望这两位可以结婚

而且总觉得几年后两人成熟了 说不定以后会变成挚友这种感觉 然后再回忆青春吵吵闹闹 唉 真好

以后剧团要是能全球巡演就好了 万里负责买买买 十座就负责吃吃吃
唉这两人好适合旅游哦 他们可以出个旅行专题吗
还可以住海景房 大早上起来看海

那个小音符是怎样啦
你是小孩子吗 这都这么开心hhhhh

大号里有不少十座但只有一张万里
小号里有不少万里但只有一张十座

怎么地 你们还要分两个号来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操
我总有一天要给这两人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哭得像个傻逼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秋组我好爱 摄兵🔒了